那些受伤的人

2014-08-09 20:10:18   来源:Internet   评论:0 点击: [收藏]

在十年来的心理咨询工作中,几乎每天都会接待前来寻求帮助的人。他们来自城市或者乡村,各行各业;他们年龄不同,性别不同,社会地位不同,所受教育不同,生命经验不同……作为心理咨询师,怎样看待他们?传统
   在十年来的心理咨询工作中,几乎每天都会接待前来寻求帮助的人。他们来自城市或者乡村,各行各业;他们年龄不同,性别不同,社会地位不同,所受教育不同,生命经验不同……作为心理咨询师,怎样看待他们?传统心理治疗称他们为“病人”,英语叫“patient”,现代心理咨询称他们为“来访者”,英语叫“client”。“病人”是一个医学的概念,而“咨客”又显出一种商业意味(client一词的直译应是“咨客”,即寻求心理咨询专业服务的顾客)。当然,这些词早已约定俗成。但在我内心里,却有个比较情感的概念:“受伤的人”。

是的,在我的眼中,前来寻求心理帮助的人,往往是受伤的人,他们在情感上受到了伤害,在关系里受了伤。他们向我讲述自己的困难和困扰,包括发生了怎 样的事件,事件对他们造成了怎样的影响,他们在怎样理解事件、自己、他人、环境,他们做出了怎样的情绪和行为的反应。但在所有这一切的背后,我看到的是伤 害。然而,朝深处走,我听到“伤害”在他们内部说话,用细微而强大的声音对他们说话,暗暗影响甚至控制他们的思考、情绪、行为。对此,他们自己并不觉察。 当他们进入人际关系、遭遇生活事件的时候,他们会用受伤的经验去感受、解释、做出反应,而这样做又会给他们导致新一轮的伤害。于是,他们渐渐活在受伤的体 验里。

许多时候,在我眼前,分明是一个成人,但他们的心理光景却像小孩子。他们在人生中途停了下来,蹲在那里,长时间看自己的伤,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而妈 妈一直没有回来,他的心简直无法安慰。是的,在他们内部,有一个受伤的小孩,它害怕、躲避、哭闹,要求补偿一切,要求拥有一切,要求完美无缺……这就是受 伤的人,他们躲在受伤的经验里,用受伤的经验排斥生活中新的经验,他们成长的进程就此停止下来。

面对这样的求助者,我往往不驻足于他们外在的“病”,总去看他们深处的“伤”——去看那伤是怎样形成的,去听那伤在怎样对他们说话,而我看到和听到的情形总让我震惊。哪怕是司空见惯,内心依然震惊。这些年来,在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我们坚持印发一份《直面报告》, 它所反映的直面经验,简直是一个心理伤情报告。我们印发份它的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些受伤的人,了解他们的伤,了解伤害背后的根源,了解这些伤害对生 命个体造成的影响,让人们去进行更多的反思,获得更多的觉察,并且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能够具有“预防的意识”引起“疗救的注意”,从而真正关心生命,让 孩子少受伤害。

在直面的经验里,常常接触这样一些受伤的人。其中,有一个女性求助者,在她三岁那年的一个夜晚,她亲眼目睹母亲上吊自杀,自此,她的头脑 里常常出现母亲的身体在墙上晃动的影子。这是一个原初的创伤。在此后的成长过程中,她出现各样的情绪化反应,导致跟家人的关系变得麻烦,跟同学的关系总有 问题,她一次次退学,经常到母亲的坟上去哭,她咒诅母亲,怨恨母亲抛弃了她,而这种情绪进而泛化或蔓延,变成对周围人的怨恨,她感到整个世界都遗弃了她, 都在伤害她。当她在生活中遭遇负面事件的时候,她用创伤来解释一切:“都是因为我妈妈不在了……”。

从幼年到成年,她内心一直有一个寻找母亲的小孩,而母亲永远不会回来,她在人群中寻找一个又一个母亲的替代者,这给她造成了更多来自人际关系的损害,于是,她内心里那种被抛弃的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而生活中的支持因素或资源也越来越少。

有个已经成年的人,其实一直都没长大。父母从农村来,在城市里一个喧杂的大市场卖小商品。当事人自幼跟父母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里,因为担 心他在外面会被人欺负,父母对他都有过度保护,渐渐在他内心里培植出对这个世界各样的恐惧:他害怕走进教室,害怕雷声,害怕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碰到同学。 他总是一个人贴着墙边走,看到前面有同学,他就停下来,等同学走开,才继续走路……最后他终于退学,跟父亲做一点小生意,虽然长大成人,却一步不离地跟在 父亲的背后。

这样的例子并非鲜见

有个女性,在8岁时被父亲打掉门牙,这种经验在日后泛化为对男性上司的恐惧,甚至在结婚之后,她开始害怕自己的丈夫。还有一个多次被父亲 强行送进精神病院的女青年,“病”的根源是她14岁时遭遇的一场性侵害。她内心里充满了恐惧、愤怒、怨恨,却一直没有渲泻或疏导的出口,就在内心里变成了 “病”……

然而,他们不是病了,而是受伤了。是我们的家庭伤害了他们,是我们的教育伤害了他们,是我们的文化伤害了他们,甚至有这样的可能:是我们的心理咨询和治疗伤害了他们。就这样,他们成了“受伤的人”。

在直面的经验里,我看到许多不会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的伤害,而伤害的背后有家庭(包括父母双方的原生家庭)、社会、文化的根由。用西方家庭系统治疗 的祖谱图去追根溯源,清晰地显示这样的情形:伤害原来可以承传,一代又一代,而且,这种家庭系统内的承传,往往是不知不觉。如果朝更深更广处追溯,我们会 发现一种东西可以称之为“文化基因”。人类发现了生物基因,却不太了解文化基因在怎样深广地影响人类的行为与动机。我相信,有一项研究对整个人类都有意 义,即生物基因与文化基因的综合研究。关于这一点,我曾经在跟孙立哲先生的一次谈话中,非常激动地涉及。

但在许多时候,我们信以为“遗传”的东西,其实是一种学习,是人在成长过程中,从环境、从与他人的关系中习得的,而且总是无意识地习得。例如,在直 面的经验里,父母给孩子造成最深伤害的东西,会在一些年之后被本是受害者的孩子习得和沿用,用以伤害自己和周围的人。这便是一种学习、一种习得,一种文化 传承。如果没有来自外界的干预,就会在不被意识到的情况下,将这种文化在家庭系统里继续传承下去。

我最常讲的一个故事叫“智者救了动物王国”。讲的是一颗芒果从树上落下来的声音把一只小兔子从梦中吓醒,它以为是世界末日来了,于是把谣言传播给动 物王国的所有动物,引起了整个动物王国里动物的狂奔。讲到这个故事时,我总会问:“你有没有你自己的芒果?”“为什么一颗芒果落地,会使兔子以为世界末日 来了,以至于这种恐惧传染了整个动物王国,使所有的动物都惊慌失措、狂奔不已?”可以很形象地说:我们在面谈室里,每天接待的人,便是从生活中狂奔而来, 他们讲述的各样恐惧,本质地说,就是仿佛“世界末日来了”的恐惧,而这种恐惧往往来自他们过去受伤的经验,如同“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由“被蛇 咬”的“伤”(现实经验),发展成对“井绳”的“怕”(症状恐惧)。

让我们不惮过于简化的危险,来了解一下“伤”与“怕”之间的心理机制在怎样运作。

情形之一:当事人遭受过深的伤害,内心里产生过度的恐惧,这种恐惧导致他们在生活中遇人或是事,一有风吹草动,就会不自觉做出过分逃避的反应。这是恐惧与逃避机制。

情形之二:当一个人遭遇严重的剥夺,进而会在他的内心里造成极深的空缺,这个人就带着这个内在的空缺,在生活中四处寻求补偿。因为时过境迁,他们只能找到一些替代品,那空缺永不餍足。这是剥夺与补偿机制。

情形之三:当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遭到过多的压制,一直没有经历过合理的抵抗,会有许多负面的情绪被潜抑到内心,在那里累积成一种反叛的能量。这能量是非理性的,一旦受到现实某种因素的刺激,便会爆发出来,不可遏止。这是压制与反叛机制。

情形之四:一个人长期受冷落,被忽略,他内心的关爱需求一直得不到满足,这会变成一种强大的动机的力量,使他在日后生活里到处寻找安慰,求得到关爱,甚至发展出严重的自恋。这叫忽略与自恋机制。

当一个人遭受到过多的贬损和遗弃,这会损害他的价值感,导致他长期生活在自责和自卑里,“伤害”似乎在对他说:我不好,我没有用,我不可爱,我长得 不好,我不值得……;当一个人遭到过多的强求,可能导致他在日后变本加厉地强迫自己,要求自己完美,以致把自己的生活变成西西弗斯式的劳碌;当一个人不断 受到指责和攻击,他会产生过度防御,会带着面具生活,不敢真实表现自己;当一个人受到过度保护,他的经验范围太狭促,如同一间小小囚室,这会使他在日后不 敢拓展经验领域,活在画地为牢的状态里……

这所有的这一切,都源自原初受伤的经验,它们就在受伤的人的内心说话。遭受威胁的伤害会说:这里不安全,我得逃到另一个地方去。遭受剥夺的伤害说: 我要,我必须拥有一切。遭受强求的伤害说:我必须完美,才是有用的人。遭受贬损的伤害说:我根本不行,我没有价值。遭受攻击的伤害说:人很可怕,我要防备 他们。遭受忽略的伤害说:爱我,永远爱我,所有的人都要爱我……就是这样,我们接待受伤的人,看到他们内心的伤害,听到伤害在对他们说话。

经验往往走在科学的前面,在人类遭受许多伤害之后,现代科学研究开始显示:早年教育对人的性格、情绪,包括智商的发展会造成重大影响,而伤害会导致 这些方面发展受到阻碍和局限,乃至造成心理与人格的异常。当然,在早年受伤经验和日后病理反应之间,并不是一个简单、清晰和直线的关系,而是一个相当复杂 的互动与转化过程,除了受伤的经验之外,还有许多经验和因素都会参与一个人成长进程,起着不同的作用。

“每个人都有心理伤痕”,但伤痕深浅不一,情况因人而异。有些人遭受伤害,但伤害被生活那些积极的经验中和了,后来形成自然的愈合;有些人受伤太 深,且连续受伤,旧创未愈,新伤又添,以至于把他们一步一步变成了“受伤的人”。“受伤的人”需要得医治,这医治的过程包括:他意识到自己的伤,了解“伤 害”在怎样对他说话,他愿意从伤害的经验里走出来,并且向生活中新的经验敞开,去听“新的经验”对他说话,并对生活作出新的反应。这时,“受伤的人”在变 成“成长的人”,因为他走上了一条成长的路。

文/王学富 

心之藥(药),樂(乐)先行!

在线预约请填写下表:

相关热词搜索:心理 受伤 咨询

上一篇:在音乐中获得新生 下一篇:被搁置的哀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