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音乐中获得新生

2013-07-31 22:25:35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 一个对抑郁症的音乐治疗案例报告A女士,34岁,已婚,大学毕业,现为外企职员。她身材消瘦,愁云笼罩着一张苍白的脸,美丽的眼睛却暗淡无光。她在述说情况时面部始终没有表情,但我仍然可以从她的眼睛深出看到...

─ 一个对抑郁症的音乐治疗案例报告 

A女士,34岁,已婚,大学毕业,现为外企职员。她身材消瘦,愁云笼罩着一张苍白的脸,美丽的眼睛却暗淡无光。她在述说情况时面部始终没有表情,但我仍然可以从她的眼睛深出看到一种深深的悲哀。她告诉我,她从上初中是就开始了抑郁状态,情绪总是很低落,尽管学习成绩很好,但仍然充满了自卑,觉得自己不如别人。“我总是记得从小别人就说我丑陋,猥琐,脏,象个农村的孩子”。虽然并没有做过什么错事,但心中总是充满了深深的罪恶感,总觉得自己活在世上有一种“恬不知耻”的感觉。特别是当她刚毕业后到一家公司求职时,受到总经理的欣赏,做了总经理秘书,可是才几天就被莫名其妙地下放去当营业员,从此“恬不知耻”这几个字便深深地印在了脑子里,在工作中总是恨不得有一个地缝钻进去。一次在公共汽车上,突然脑海里跳出了“罪孽深重”几个字,觉得这几个字准确地描绘了自己,于是就再也摆不脱这个阴影了。她七岁时曾自杀未遂。现在常有自杀的念头,但没有胆量实施,所以很羡慕那些已经自杀的人,觉得他们很勇敢。 

根据她的情况,我诊断为抑郁症。根据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抑郁症的问题起源应在幼年时期,因此我又询问了关于母亲的情况。她说,母亲在自己出生不久就患了精神分裂症,在她仅七岁时就去世了。现在母亲是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跟母亲的那一段生活也不记得了。 

我决定把对童年经历的探索作为治疗的重点。我的治疗方法是先在缓慢放松的音乐背景下对A女士进行催眠,在她进入催眠状态后开始播放特别编排的音乐。这些音乐都是从各个世界经典作品中节选出来,然后又组合在一起的。在播放音乐的同时,引导她产生对童年生活场景的回忆。治疗每周一次。

第一阶段 

第1次治疗我使用了一组带有明显忧伤情调的音乐,并引导她产生对童年房子的回忆。A女士表现出了明显的本能抗拒,没有出现明显的关于童年的创伤经历的回忆或联想,但是出现了一些生活琐事的联想都带有沉闷压抑的情调。她在治疗中途自动清醒过来,治疗中断。但有一个情景引起了我的注意:A女士在四岁时在街上走失,被一个老太太收留,并在老太太家中住了一周时间。这一周她不但没有着急害怕,反而成为她一段愉快的回忆。这种反常的体验告诉我关于问题出在幼年经历的猜想可能是对的。为了不要给她太大的压力,后来两次治疗我选用了一些曲调优美,情绪上较为平和的音乐。这两次出现的回忆联想以3、4岁时沉闷单调的生活琐事为主,但第2次结尾前A女士感到头疼,并开始流泪,连说:“不想回到过去了!” 第3次的后半部分终于出现了母亲的回忆,但看不清妈妈的面容,十分模糊:“妈妈跟爸爸吵了架,跑出去了……,天黑了,邻居把妈妈架了回来。不想看到妈妈,觉得她好象从来没有存在过,不记得她了,不想看见她了。”A女士清醒过来后,我们进行了讨论。她告诉我:“上初中时常有人问我,还记不记得妈妈?我最恨别人问我这个问题了。从小就觉得妈妈活在世上是不应该的,后来以至于觉得自己活在世上也是不应该的。”我对A女士对母亲的这种态度感到有些震惊,同时也知道,我想寻找的东西就要浮出水面了。 

这三次治疗回家后,A女士感到情绪更加压抑,心里烦躁而不安。我告诉她,这是因为她的潜意识感到了对回到童年经历的强烈不安,说明我们已经在接近实质的问题了。A女士对此将信将疑。 

第二阶段 

第4次治疗我仍使用优美平和的音乐,但特别加入了一些很具有母性特点的女声片段,企图强化她对母亲的回忆。她的回忆是这样的:(二岁时)“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睡在小床上,时间好象凝固了。我看着墙,慢慢地看到好多狰狞的鬼。我不敢哭,也不敢出气,一动也不敢动。……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听见门外有妈妈的声音,可我觉得心如死灰,根本不告诉她刚才墙上有鬼,他们根本不关心我,告诉他们也没用。下次他们还会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不管我在家里会怎么样。他们为什么把我带到这个世界?好想哭,可是哭不出来……。”等她醒过来后,告诉我:“今天的感受很真实,这种感觉从小一直贯穿至今。”我知道,治疗开始进入实质性的阶段了。这次治疗后A女士感到了明显的轻松。 

第5、6、7次治疗中使用的音乐越来越充满了忧愁悲伤的情调,出现的回忆联想内容则主要以她在二到四岁左右痛苦、孤独、压抑的生活环境为主:母亲由于患有精神分裂症,已经没有能力照看自己的孩子了。可怜的孩子每天只能望着墙上幻想中的鬼,“我知道他们不会伤害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和我玩,只有他们才和我玩。爸爸妈妈才伤害我,他们回来就吵架,也不管我。我宁可和这些墙上的鬼做伴。”“我从床上掉下来,想爬上床去,可是床太高了,怎么都爬不上去。我哭了,可是妈妈听不见……。”“妈妈总是呆呆地坐在窗前,空洞洞的眼睛望着窗外。她看不见我,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我饿了,可是我不哭,哭也没用,她根本听不见。对我来说她不存在。我真希望自己没有出生过。” 

A女士的这几次治疗一直是伴随着泪水进行的。随着她的哭诉,我的脑海里生动地出现了一个悲惨的图景:一个可怜的孩子从出生就没有得到她应得到的爱护和温暖。很清楚,A女士的抑郁症源于早期情感剥夺的生存环境,不幸的环境给她的心灵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当一个婴儿来到这个世界时,没有任何生活能力,全依靠抚养人,特别是母亲的爱护得以生存,孩子与母亲的关系是他与外部世界建立起来的第一个关系,也是第一个人际关系,这一关系将影响他一生的人际关系模式和与外部世界的关系模式,以及基本生活态度。我甚至很惊讶她的顽强生命力,因为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中的孩子即使能够活下来,也会成为孤独症患者,而她却完成了高等教育,成为一个有知识的人才。 

第三阶段 

经过前面的治疗,A女士的情绪状态有了明显的好转,自己感到轻松多了。我决定加大对早期经历探索的力度,因此从第8次治疗开始使用痛苦和充满激烈情感矛盾冲突的音乐。令我意外的场面出现了: 

在我的催眠引导下,A女士回到了不到一岁时的回忆。“那时一个恐怖的夜晚,我躺在床上,家里的气氛很紧张恐怖,好象要发生什么事情,大人们都特别恐惧,没有人睡觉。……院子里来了很多人,他们好象在威胁我们。我有一种受不了的感觉。……看见地上有什么东西,象是破衣服,大家都围着看。地上的东西在动,是个人,他站了起来,有倒下了。地上全是血,那人身上也全是血。……爸爸很悲愤的样子,但又不敢说话。妈妈紧紧地抱着我,她的身体在使劲地发抖。……大人们都很沮丧的样子坐着,谁都不说话,觉得没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在那里等待着什么。我们好象被这个世界抛弃了。……天亮了,地被冲干净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知道一定是一件很大的事,以后我再也没有摆脱它,深深底印在我的脑子里,再也不能摆脱它了。我的头痛欲裂,不能想了……。” 

A女士清醒后,依然惊魂未定,并且仍然无法回忆起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后来的治疗中,我再三地试图帮助她继续回忆这一次恐怖的事件,但只是出现了更多的细节,而仍然没有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A女士按照我的建议,回家向爸爸询问个究竟。最初父亲对此讳莫如深,但终于告诉她,那是在文革中,她的姥姥姥爷在院子里被红卫兵活活打死时的情景。她的母亲精神受到极大刺激,不久后就疯了,这个家从此就毁了。我的心灵被深深地震撼了,为这一个不幸的家庭感到悲哀,也为这个不幸的母亲感到悲伤。我在默默地等待A女士对自己可怜的妈妈理解和同情。 

第四阶段 

在这一阶段中我使用的音乐仍然以痛苦和矛盾冲突的音乐为主。从第15次治疗开始,A女士的精神状态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抑郁的情绪得到很大缓解,对待生活和工作的态度也积极和多了。在这一阶段的治疗中,她的回忆虽然仍以童年压抑痛苦的生活往事为主,并表达出自己悲观绝望的情感,如在第13次治疗:“我觉得我所受的一切惩罚都是应该的,一切痛苦都是应当的。我这样的人就不应该活在世界上。” 但是我注意到一些积极的因素开始出现了。例如第11次:“我不相信生活就是这样,总有一种理由让我活下去。……我想等我长大了一定不能再过这样的生活,等我有力量了,一定要过一种新的生活。”第15次:“我心里一直有一层光明不曾毁灭,有时我能看见它。为了它才能活下去。……我一定要走出这个世界,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走下去,不能死,死了就毫无希望了。希望是那么渺小,但是真的不能放弃。谁来给我这种勇气和力量?” 

我一直期待的一次终于来到了:(第16次)“还是那座房子,水泥的台阶、窗台,墙皮剥落了,门打开了,妈妈坐在床上,她一句话也不说,眼睛空洞洞的望外看着。……这是我的妈妈,和别人的妈妈太不一样了。我觉得她的内心其实也很苦,她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所以我没有期望她能给我爱。……看见一些人把她揪起来,一人拉着一条个胳膊,她毫无反抗能力。其实她和我一样,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异类。她经常去冲撞这个世界,但最终是个失败者。……没有人理解和同情她,婆婆老是说她是以疯撒邪。其实我也对不起她,……妈妈死了。她死时我都没有哭,我失去了真正的感受。大家都说她不好,我也觉得她不好(痛哭)。我对不起妈妈!”我很高兴,不仅仅因为她终于理解了自己的妈妈,更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那块长期冰冻着的,人类最基本和深厚的对母亲的情感终于解冻了,她童年的创伤也就要开始痊愈了。 

A女士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好,很少有低落或焦虑的情况出现了,在工作中的态度也越来越积极。她告诉我:有一天,从来不愿意主动与生人说话的她居然与街上一位修自行车的师傅聊了20分钟,心里特别高兴,也很惊奇自己的变化。在一次治疗结束前,她突然说:“我回去要做一件事──改变领导对我的看法。” 

最后一次是第19次治疗,我引导她在优美恬静的音乐中来到一片湖水旁,看看水中自己的倒影,因为这样可以反映出她对自己的认识和接受程度。 

“我看到了草地上一片湖水,有点犹豫,想过去看看。(流泪)看到了自己在湖水里,白白的,挺文静的样子,为什么别人会不喜欢自己?他们为什么从小就告诉我,说我这么丑,这么坏?我觉得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要爱护自己。我下了决心,任何人说什么也阻止不了我。我要自己对得起自己。……我向草地上走去,心里挺宁静的,但是有点害怕,(我问:怕什么?)可能是怕别人。他们不许我爱自己,他们都告诉我自己是不重要的,他们总是用各种方法摧残我,……我下定决心,不接受别人对我的侵犯,我要对自己好一点,为自己做些事情(流泪)……。” 

一个月后,A女士高兴地在电话中告诉我:“昨天早上我一出门,看到天空那么晴朗,阳光那么温暖,听到小鸟在歌唱,我心中突然出现了一句话:‘生活这么美好’,自己真的好感动,因为我从小到大从没有这种感觉。”从一个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活在世上“恬不知耻”的人成为接受自己,热爱生活的人,这是一个多么令人高兴的变化。我深深的为她祝福。 

心之藥(药),樂(乐)先行!

在线预约请填写下表:

相关热词搜索:心理 音乐 抑郁症

上一篇:一个精神创伤的音乐治疗案例 下一篇:那些受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