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

2011-07-26 09:16:04   来源:高天音乐治疗   评论:0 点击: [收藏]

鲁道夫-鲁宾斯(Nordoff-Robbins)音乐治疗学派是由Paul Nordoff 和Clive Robbins 两个人共同创建的。Paul Nordoff是美国的一位作曲家和钢琴家,Clive Robbins是英国的一位特殊教育专家。他们在一起合作17...

治疗目标及评估
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的长期目标和短期目标在于发展被治疗者个体的潜能,而不是达到某些具体的行为来符合文化中的期待或普遍的“正常”的标准。 (Nordoff & Robbins,1992)。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师的注意力更集中在长远的治疗目标,而不是短时期的行为目标,例如自由表达和创造性,交流能力,自信 心,独立性等。他们的治疗目标更注重被治疗者内心世界的成长,这与马斯洛理论的创造性,自然的学习,高峰体验,成长动机,自我实现等等观念是非常接近的。 所以,临床治疗的改变不仅仅要看被治疗者的外部行为,更要看理解能力,思想和情感等内部世界的改变(Nordoff-Robbins Center for Music Therpay,2001)。
由于音乐在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中作为治疗中的主要手段,因此治疗目标的达到是通过音乐目标的达到来完成的。鲁道夫和罗宾斯(Nordoff- Robbins,1977)认为,音乐的成长就是治疗性的成长。“因此,个人的自由是通过音乐的自由来实现的;人际交流的能力是通过音乐的相互反应能力来 实现的;自信心是通过在音乐中的独立创造性来实现的”(Brusica,1987)。
正是因为如此,在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的评估和数据的搜集中,对被治疗者的诊断的,病因学的,显著性的,甚至心理学分析等传统的方式都避免使用,并由纯 粹的对被治疗者音乐交流的描述性记录所代替。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师并不根据具体特定的行为来搜集资料,而是对每一次治疗都进行录像或录音,然后由主要 治疗师和辅助治疗师共同回顾,并研究被治疗者在音乐和非音乐的反应、改变和音乐之间的关系等等。对于治疗的记录文件是按照时间的顺序,以对于细节的描述是 的方式来进行的,他们称之为:“治疗的索引”(indexing the session)。治疗师对录像录音的研究既有优点也有缺点。优点是可以专心地重新体验被治疗者的音乐体验,而不用现在治疗进行的时候那样中需要分神去考 虑自己对音乐的演奏;而缺点是实际上缺失了在音乐中与被治疗者同在的体验和感觉,而这种主观感觉和体验正是整个治疗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Aigen, Mkuller, Kim, Pasiali, Kwak, & Tague ,2004)。
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师还常常将被治疗者在治疗中所创造的音乐进行记谱,以便能够在以后的治疗中进行重复和发展。
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师除了使用上述评估方法之外,还会使用由Paul Nordoff 和Clive Robbins 所制定的四种评估工具:《13类反应,评价量表 I、II》(Thirteen Categories of Response, Evaluation Scales I and II)《音乐反应量表III》(Musical Response Scale III),以及《速度—力度图标》(Tempo-Dynamic Schema)。这四种评估工具是针对长期目标而制定的,并不是对每一位被治疗者,或每次治疗都会使用,而是通常在治疗中的一定阶段才会谨慎地使用。

临床的使用
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师工作的领域非常广阔,包括残疾儿童、精神病患者、综合医院的住院病人、老年病人和寻求个人成长的成年人等。对于鲁道夫-罗宾斯音 乐治疗的疗效,研究者通常使用定性的方法来进行研究。鲁道夫和罗宾斯出版了一些个有关残儿童治疗的个案研究的报告;Aigen(1995)也发表了有关针 对孤独症和智力发展障碍儿童使用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方法的研究报告,他提出了把对儿童的成长治疗与心理治疗结合的模式。Aldridge, Gustorff, 和Neugebauer(1995)记录了对五位患有智力发展障碍的儿童为期三个月的治疗与3位无干预的儿童的对比研究。还有很多针对青少年使用鲁道夫- 罗宾斯音乐治疗的研究。在Ritholz和Turry(1994)的研究中,报告了一位伴有发育迟滞并遭受到性创伤的17岁的少年的治疗过程。治疗师通过 音乐治疗促进他与其他人的创造性的互动反应。Aigen(1977)在报告中详细描述了有四位患有孤独症并伴有治疗发展障碍的青少年的集体治疗的细节,包 括如何在治疗中同时满足集体和个体的治疗需要,如何将仪式性的强迫行为转换为具有交流功能的行为,增强情绪的自我意识,以及增强人际关系等。
近期的一些研究表明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对成年人的治疗同样有效。Ishizuka(1998)探究了通过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的方法来促进他们的语 言和非语言互动反应的能力。作者通过对治疗结果的分析研究,认为既便是病人的语言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或意义,使用即兴演奏音乐的方法仍然可以让治疗师对 病人的情绪进行反应,并分享他的情绪和情感。另外,Robel(1997)报告了使用鲁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方法促进神经康复病人的运动动机的研究。
Aldrige(1996)利用即兴演奏的方法作为对老年痴呆症的诊断工具和方法。Lee(1996)报告了一个针对艾滋病的成年音乐家的治疗过程的细节。

在这个理论的框架中,病人的治疗性的改变的体验被视为是由双方的共同参与而造成的。但是,治疗师对于自己对病人的行为和表达的反应的程度和形需要特 别地谨慎。对于音乐治疗师,特别是在Bonny的GIM方法中,对于音乐的选择以及音乐想象中治疗师与病人的互动对话需要特别的主意。在即兴演奏的治疗过 程中,治疗师需要特别的留意自己对病人音乐的音乐反应。主体间理论的实质就是在于病人的体验是与治疗师共同造成的,这对于心理动力学派的音乐治疗也是如 此。

心之藥(药),樂(乐)先行!

在线预约请填写下表:

相关热词搜索:鲁道夫 罗宾斯 音乐

上一篇:音乐治疗的层次 下一篇:行为主义音乐治疗流派